燃气人才网 招贤纳士网联盟网站
切换行业
当前位置:首页资讯中心 职场故事 老板是首富,员工领救济

老板是首富,员工领救济

发布时间:04-30  
工作就是工作,不管怎么样还是得做,如果你现在的人生规划是怀孕生子,那么亚马逊不是个正确的地方。

另一位员工则直截了当地告诉记者: 

当你不能一周工作 80 小时,那么亚马逊就会认为这是你的致命缺陷。

▲贝索斯离婚前一度名列世界首富。他的个人资产为1370亿美元(19年1月数据)。此外,贝索斯和前妻还共同拥有40万英亩的房地产,在全美的土地拥有者中排第25名

▲离婚后,贝索斯的前妻麦肯琪则以约670亿美元的财产排名福布斯榜第五名,超越欧莱雅集团继承人弗朗索瓦丝?贝当古?梅耶,成为全球最富有的女性

对于《纽约时报》的这篇爆料,一些亚马逊的员工在网络上现身说法——

《纽约时报》的发文或有夸张,但并非空穴来风。

可以肯定的是,亚马逊员工的工作时长远远多于每周80小时。

亚马逊的管理体系就是为了“最便宜”、“最快捷”、“最高效”而设计的。

40岁的人担心被30岁的人顶替,30岁的人担心被源源不尽的应届生顶替。

此外,几乎所有的技术人员都对on call制度焦虑不已。

短信一响就要随时爬起来工作,若半个小时不回应,信息就会向上一层管理部门传递。

跟刘强东的策略一样,贝索斯同样在淘汰掉不能拼搏的人、绩效差的人、性价比低的人。

▲特斯拉的老板马斯克也以工作效率、技艺水平、可代替性评估,大举裁员9%——4000人

有着一技之长的中层员工尚且如此,可替代性强的基层员工则更加难熬。

亚马逊构建了一套AI系统,用于追踪物流的工作效率,统计每一名员工的“摸鱼”时间(Time Off Task,简称TOT),自动生成工作效率报告,然后发出警告/解雇的指令。 

亚马逊用追踪器监控工人拣货和包装的速度,严格规定时间和数量。

最初亚马逊对员工的要求是每小时包装80件商品,后来这个要求提高到每小时120件。

对此mission impossible,曾有4000名员工联名请愿,希望亚马逊把目标降低15%。

在KPI的压力下,很多员工不敢喝水,不敢上厕所。

去年,《纽约邮报》报道,在一间拥有1200名员工的4层楼亚马逊仓库中,只有1楼设有厕所,由于从顶层走到底层需要10分钟的时间,有人选择在塑料瓶中解决。

不仅仓库工人、配送员为了完成配送指标,生理问题也往往在车上解决,一份调查显示,亚马逊3/4的员工都担心因为如厕而影响绩效。

一分一秒都被计算在内,我们很害怕失去工作。

一名员工说。

另一名在英国仓库工作的员工则称:

这里就像监狱,员工被像机场安检那样搜身,毫无尊严。

对此,亚马逊发言人说:

“我们的系统是为了辅助员工改进效率,并非为了解雇员工。”

这话说得与东哥那句“京东永远不会强制员工996”如出一辙。

事实是,亚马逊的大批裁员一直在发生。

近一年来,仅报道出的就有新泽西仓库260人、里亚托仓库逾百人、西雅图仓库逾百人等三次大裁员。

理由无非是:工作效率太低。

从员工的角度而言,这的确是丛林法则。

亚马逊的日子固然不好混,那么,薪酬又是如何呢?

遇言姐说,比起技术人员至少有股票期权聊以安慰,基层的拣货工、配送员尚在贫困线上挣扎。

本月初,贝索斯得意洋洋称:

“今天,我向我们最大的零售业竞争对手(沃尔玛)发起挑战,来向我们的员工福利和我们15美元的最低工资看齐吧! ”

亚马逊的时薪15美元 V.S. 沃尔玛的时薪11美元,让贝索斯充满了优越感。

而事实是,这两家都是以对待员工既mean又cheap闻名的巨无霸企业好吗?

▲贝索斯的战术发出后,沃尔玛怏怏称,自家员工薪水和福利加起来每小时能够达到17.55美元

▲沃尔玛副总裁则回怼贝索斯:“2018年,亚马逊盈利110亿美元,分文没有上税。事实上亚马逊还获得了政府1.29亿美元的退税。”

美国劳工组织表示,拥有逾58万名员工的亚马逊、拥有220万名员工的沃尔玛,在这两家全美规模最大、最赚钱的公司中,贫富差距尤其明显——

老板登上福布斯鳌头,公司跻身全球20强,基层员工却在领救济度日。

数据统计,股价节节飙升的亚马逊,有数千名员工依靠政府发给低收入者用于换取食物的“食品券“维持生计。

亚马逊的对手,反工会最坚决的沃尔玛,也是不遑多让。

据统计,15%的沃尔玛员工有领取“食品券”。

以俄亥俄州为例,当地7000名亚马逊员工中有10%(700人)需依靠“食物券”过活。

除此之外,该州接受“食物券”最多的人群分别来自沃尔玛(14000人)和麦当劳(10000人)。

▲美国议员桑德斯多次公开质疑贝索斯。他表示,如果有大企业员工落到要领救济的地步,政府则应该向该企业按贫困人头征税

此外,亚马逊和沃尔玛的另一大共同点是——大量使用临时工代替正式工。

临时工,意味着东家除了支付小时工资外,不需要任何医保、假期、产假之类的额外开支,省心又省钱。

对于这些批评,亚马逊发言人称:“有些人就是喜欢兼职,因为时间更有灵活性。”

沃尔玛则称,他们的员工不只是雇员,而是Partner和Associate(伙伴)——跟东哥的兄弟论差不多意思。

遇言姐说:呵呵。

除了亚马逊和沃尔玛外,身为“翻版乔布斯”一般的领导人的特斯拉同样因为激进、残酷而饱受争议。

在三轮裁员后,特斯拉在内部信中要求剩下的员工自愿加班。

薪水低于汽车行业的平均时薪,工人不得不靠加班来保证收入。

为了节省通勤时间和房租,有些员工干脆睡在汽车里。

此外,特斯拉规定,若员工迟到/早退1分钟,经理就可以纪录,累计到一定的次数,该员工就会被解雇。

虽说资本所追逐的是用最小的成本压榨出最大的性能,但我还是不能理解。

如今的亚马逊、特斯拉、沃尔玛,这些都是全球500强中头部阵列的企业;

老板们都是福布斯排行榜上的鼎鼎大名的富豪,都已经在用私人名义研发如何重复探访太空了。

可公司非但巧立名目不上税还拿到了政府的退税。

为什么配送中心就不能装个空调,宁可大热天的让员工中暑晕倒呢?

为什么仓库里不能多盖几间厕所,逼得员工撒泡尿都得计算时间呢?

这样的“潜能激励法”,什么时候是个头呢?


如果说资本家都是一丘之貉,人家微软、谷歌、脸书,怎么就没有这样“不遗余力”呢?

2016年,贝索斯在普林斯顿大学的演讲中提到:

善良比聪明重要,选择比天赋重要。

他提到童年时的自己如何惹得奶奶大哭,提到大家应该不计一切地选择人心向善。

我不能说贝索斯全都在骗人,如同我相信东哥的闹钟段子——

(早些年身为公司一号客服的他,为了及时回复客户问题和给出解决方案,工作到半夜、睡地板、老式闹钟就放在耳朵边的木地板上,四年时间,从来没有连续睡眠两个小时以上,只要闹钟一响,感觉就像地震,整个木地板都在震响,然后翻起来工作。)

但如果那个人讲完故事后要你交出底薪、公积金,或是上厕所的时间,那么遇言姐劝你还是少喝点鸡汤,做个“精致的利己主义者”就好。
我要评论
昵称:
QQ咨询